圣母玫瑰园-Br.Elija:我本人只接受口领圣体,这是我的原则,并向教友们推荐这一原则

Br.Elija:我本人只接受口领圣体,这是我的原则,并向教友们推荐这一原则

作者:Br.Elija 时间:2021-01-28 09:44:16浏览: 150次

Br.Elija

这些日子,新的冠状病毒现令许多人感到担忧,我想谈谈当前已经接触到的一些问题。根据一些教区主教指示,弥撒圣祭中只允许手领圣体,我听说德国、墨西哥、耶路撒冷甚至意大利有这种情况,现在又加上了厄瓜多尔。

有听众询问我就目前状况的看法,那么,我特别回复一下那些习惯口领圣体,并对目前的危机管理感到不安的教友。

感谢提问者给予我的信任。我明天会继续探讨这个话题,提出具体处理这种情况的各种可能性。对于那些在等待具体建议的朋友,我请求你们再多一天的耐心,因为这些建议需要包含一些基本的前提考虑。

首先:

就纯粹实践层面,我认为,因为新冠状病毒而只允许手领圣体是一种过度的举措。意大利一些教堂甚至已经关闭,弥撒祭献也被取消。

为什么口领圣体对于传播新冠状病毒比手领圣体更危险呢?这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与嘴相比,人手接触到的外部环境还要更多。其他例子,比如美国,主教们至多只是建议,这是明智的,司祭与教友都没有义务去违背自己的信念,将圣体分发在教友手上,或是用手领受圣体。

领受圣体是属灵的事件,与普通进餐有巨大差异,所以,在教会内不应该立刻承担当局的担忧,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弥撒是神圣的事件,而口领圣体是神圣的践行,在这方面做出改动,即使是暂时的,亦需要非常严肃的理由。在我看来,新冠状病毒的理由还不够充分。也许,是因为缺失与世俗制度适当的距离,而让人没有足够的自由依照自己的信念行事。

目前的状况对于习惯口领圣体的教友来说是非常艰难的。

口领圣体在许多国家仍然是普遍的,例如拉丁美洲。现在,这些教友被迫接受一种外来的、不是他们喜爱的方式去领受圣体,这导致他们内心不安,对于一些信徒来说,甚至会成为关乎良心的问题。

一些来自习惯手领圣体的国家的信徒,他们出于信德而选择口领圣体,因为他们不愿意用不洁的手去领受基督的身体。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理由,教友们还可以参考一些圣人及教宗的阐述。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写道:

我既不赞成,亦不推荐手领圣体。司祭的主要职责是成为圣体的仆人。触摸神圣的形体是奉献给天主的人的特权。Dominicae Cenae II

圣方济:只有他们(司祭)可以送(圣体),而不是其他人。

圣托马斯阿奎那:“为崇敬圣体,圣体不应被未经祝圣的一切所接触,就像圣体和圣爵是经由祝圣的,同样,接触圣体的手也应是经过祝圣的司祭的手。”

因此,面对这样一个会对灵魂内在有所影响的安排,是信徒沉重的负担,甚至会触及与耶稣亲密的爱的关系。对司祭来说,执行这样的命令同样是负担,亦可能违背他们的信念。根据教会的法令,教友可以自行决定如何领受圣体,不应剥夺教友自我决定的自由。

在我看来,口领圣体(在许多国家至今仍是教会的习惯),完全适合圣体的圣洁。主耶稣以司祭的身份,将祂的身体赐予我们,我们以崇敬的姿势领受,并尽可能地跪着。

圣庇护十世说:“领受圣体时,应双膝跪地,头微曲,眼睛谦卑地朝向上主,嘴张得足够大,舌头伸出,轻轻放在下唇上。”

这并不是说,以另一种方式领受圣体,他或她在原则上就缺乏崇敬。然而,单膝跪地,双手不接触基督的身体,可能是最虔敬的外在姿态。

由于种种原因,教会允许在一些国家手领圣体,越来越多的基督徒也开始这样做。

然而,鉴于前面我列举的理由,我认为口领圣体是最适宜的,并且,我很清楚,手领圣体容易造成滥用,甚至不幸导致亵渎。

我本人只接受口领圣体,这是我的原则,并向教友们推荐这一原则,但我并不是说手领圣体是罪,是亵渎。在我看来,目前这些举措是不必要,甚至不适当的。当这些举措经教会高层而从外在地引起教友们的注意时,就更是如此了。

尽管所有的痛苦都是合理的,但内在的平安对教会的最高行动圣体圣事非常重要,因此,如果可能的话,找到一种不危及教会内在平安的方式也非常重要。

从医学方面注意到,冠状病毒的病原体主要在喉部,主教们可能担心口领圣体时风险增加,嘴巴张开,病毒可能会传染给其他人。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在我看来,这些举措是不适宜的!

当有教友在自己教区参与公共弥撒被建议手领,而本人却认为这种形式是与圣体不相容或不堪配的,那该怎么办呢?今天我将尝试给出一些建议。

第一种可能性是看看其他地方领受是否仍能够按以往的方式领圣体。可以搞清楚手领圣体是出自主教建议呢还是个别司祭的命令。如果能够在另一教区定期领受圣体,那也不失为临时的个人解决办法。建议与命令之间的区别很重要,建议并不要求服从,而命令通常要求服从。

还有,可以向主持者建议,所有愿意口领圣体的教友最后都应该照常领受,以避免因“焦虑”的手领带来的不安。另外,让愿意口领圣体的教友使用侧堂也是一个选项。

如果圣体只分送到手里,那么,还有一个选项是放弃领受,将此作为对诸多不堪配或轻率举措的牺牲,在四旬期献给天主。在德国,一名司祭告诉我,鉴于目前的情况,圣伯多禄兄弟会的脱利腾弥撒目前不送圣体(至少在德国是这样)。出于上述原因而不领受圣体,那么,频繁的、甚至每天领受圣体对我们的价值就会更加清晰地凸显出来,这类似于禁食,我们在禁食过程中学会珍惜食物,否则就会将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手领圣体的安排还会持续多久仍有待观察。

如果领受圣体的方式成为个人良心的问题,让教友感觉自己手领圣体是在侮辱主(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那么就必须选择弃绝的方式。如果司祭遵循主教建议,只往手里分送圣体,那么应该避免强迫司祭而往嘴里送圣体。这样的行为会使他陷入困境,不仅会引起别人对他的注意,扰乱敬拜仪式,还会在教友中造成混乱。

最好事先与司祭确认他是否也允许对那些出于各种内在原因而不愿手领圣体的教友做例外处理,恳请司祭怜待教友的内心的痛苦,仅仅依靠服从的理由是不够的,因为——我已经提到了——对这些教友来说,这可能是关乎良心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明智的做法是将这样的举措对自己及他人造成的痛苦奉献给主。如果内心经历这样的感受,那么就会带来痛苦。最近我和一个教区的司祭谈过,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必须让他教区的教友们手领圣体,他说他现在仍然很痛苦。

虽然我们不应该同意某些人认为主教利用冠状病毒危机,强制执行手领圣体的观点,但保持警惕是必要的。教友口领受圣体的自由不应被剥夺,就像他们过去常做的那样。

也许可以联名写信,要求主教与司祭撤回这样的建议,因为这些举措令教友陷入冲突。

一位司祭告诉我,一些教友会在手上放一块白布,将圣体领在布上,再送入嘴中。这样或类似的程序也可以作为不放弃领圣体的一种选择,但要避免用手触摸圣体。

结束之前我想再提一下:如果在领受圣体的过程中有严重的内在困难,那么是可以有意识地放弃领圣体。

在我看来,明智的做法是先在天主前弄清楚将要选择的方法,而不是领受圣体时感觉不好,有负罪感,感到背叛主……然后,首先要做的是让心灵恢复平静,好让主在平安中告诉我们目前情况下怎样做是正确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主亦在属灵的交流中赐下祂的恩宠,我们不会错失什么。

总结一下我的立场:

我不认为因为新冠状病毒而建议或命令手领圣体的举措是适当的,这过多地侵犯了教友的私人领域,可能使教友们陷入内在的困难。在这件事上仅仅要求顺服是不够的,对教友来说,这确实是关乎个人良心的问题。当良心起作用时,就不能以同样的方式来处理,就好像这是意志的问题一样。教会能做的就是在采取的措施中寻求信任。

然而,从我的观点来看,手领受圣体并不是一种罪或亵渎,但出于许多原因,这是一种有问题的做法,我个人不推荐,就像1980年圣若望保罗二世在德国所做的那样。以这种方式制定新冠病毒危机期间的规则,并没有足够关注到一些教友的需要。因此,应该提出让教友能够领受圣体,而不感到必须违背自己信念的举措。

主教们的建议可被视为临时紧急法令,解释清楚危机时期手领圣体是合理的,让对危机有切身感受的人能够手领,而不致陷入愧疚。但,无论谁内心感觉到这举措不适宜自己,宁愿放弃或寻找不为良心带来负担的方法,都是应该接受的。无论如何,领受圣体时必须避免任何形式的对抗!

在这一点上我不能再说什么了。这是一个非常敏感和重要问题,我将在必要时再谈。再次感谢你们的信任!

Come Lord Jesus, Maranat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