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教宗庇护十二世《宗徒之长》通谕

教宗庇护十二世《宗徒之长》通谕

作者:教宗庇护十二世时间:2018-12-29 12:33:05浏览: 101次

教宗庇护十二世《宗徒之长》通谕

教宗庇护第十二祝可敬的诸位神昆暨可爱的神子们安泰,及宗座遐福!

 

教会对华所怀希望

在宗徒之长的陵墓旁,在庄严的梵蒂冈大殿内,三十二年前,不朽的前任教宗庇护第十一,亲自祝圣了“中华主教中之先荐之果”(一)。授与了他们司铎的全权。当时典礼隆重,教宗情动于心,曾向他们说:“可敬的神昆!妳们来朝见了伯多禄,妳们于今从伯多禄领受了令牌,妳们拿着这枝令牌,去为传教奔波,去为收集羊群。伯多禄今天亲热地拥抱了妳们,他对妳们的同胞宣传福音真理,抱着很大的希望”(二)

 

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在妳们本国眼前多难的时期中,前任教宗所说的话,余音尤缭绕在我们心中。当日伟大的前任教宗所说的希望,于今并未成空,并未消散。在第一批中华主教之后,伯多禄借着自己的继任者,又委派了大批的主教和福音使者,以治理天主所喜爱的这些羊群。他们的传教事业,虽在连年的困苦艰难中,仍日见兴盛。当我们在中国建立教会圣统制时,我们心中也曾感到很大的喜乐,且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我们看见宣传福音之路,日见开放。

 

教难开始颁发文告

很不幸,曾几何时,天地变色,乌云弥漫,妳们的教区,即连久已发达的教区,都开始堕入了痛苦的日子里!我们看见了大批传教士,其中有许多传教心火热盛的总主教和主教被逐出了中国,我们并见了圣座的公使也被无理驱逐。我们又见了许多主教、神父、修士、修女、男女教友、被捕被禁,受刑受苦。


我们不得不发出沉重的心声,提出抗议;遂在一九五二年元月十八日,颁发了“我们切愿声明”通谕(三)。在通谕里,我们为了爱护真理,为了克尽我们的职责,曾剀切声明:公教对于任何民族,皆不能视为外国教,更不能视为某国的仇敌。反之,公教爱护每个民族,情同慈母,既不想追求世物,而只求引导人们的心灵归向天主。我们并指出:传教士出生的国家虽不同,但绝不为一个国家服务,而只是为了同一的爱德所驱使,一心一德,宣扬天主的教会;他们的工作不是赘瘤,也不是害物,而是有意而且是紧要的;因为他们在传教方面给予了中国本籍的适当圣职人员以莫大的助力。

 

过了两年,我们在一九五四年十月七日,又颁发了“致中华人民”通谕(四),对于所加给中国公教人士的冤枉,予以驳辩;我们特别声明,公教信友,爱国爱民,绝不后人,亦绝不能后人。当时在妳们国内,有人推行所谓的“三自运动”,我们凭着为普世教会导师的职权,在通谕里郑重劝告:任何公教人士绝不能赞助这种理论,或由这理论所发生的后果:因为按发起人的目的,这运动是为分化教会,破坏教会应有的团结。

 

公教人士坚忍不屈

于今我们举目东望心弦愈紧,看见妳们国内的教会近年来处境更为恶劣,然而妳们在这日久天长的困难中,妳们的信德仍旧屹立不动,妳们爱慕救主和他教会的热忱,仍旧始终不懈;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心在痛苦中获得了莫大的欣慰。因为妳们在各方面,仍旧继续不断的表示出妳们信德的坚忍,显露出妳们爱德的热诚,妳们的这种豪举,虽然为世人所知晓的不多,但天主将来必要一一赏以永福之报。

 

爱国会传播的谬论

但是,我们有责还应当痛心地公开说明,事实的演变,在妳们中,因了阴谋的毒计,便走向了下坡,以致我们以前所指责的假说谬论,似乎已经横行到了极点,造成了莫大的祸害。

 

因为在妳们国内,曾以一种秘密的计划,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

 

据公开的报道:此爱国会的宗旨,是为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将公教的圣职人员和信友们团结起来,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并为协助巩固,并发扬在妳们中所立的社会主义,并与政府合作,尽力拥护政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然而,这种组织,虽可在爱国爱民,谋求和平的普通口号下,蒙蔽一般朴实的愚民,但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尽在于努力完成其既定而又害人的阴谋。

 

爱国会的真正目标

 

其实,爱国会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士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于唾弃宗教的原则。并且爱国会也假借保卫和平的美名,接受了敌方所捏造的谣言与罪名,并加以宣传,以控诉圣职人员,攻击主教,攻击圣座,诬陷他们怀有帝国主义的野心,一心专务剥削弱小民族,以固有的成见来敌视中华人民。

 

爱国会,又宣称在宗教事务上应享有各种自由,以便利于政教合作的进行;其实,这种口号的真正目的,完全是置圣教会的权利于不顾,使教会完全隶属于政权之下。爱国会并促使自己的会员对于驱逐传教士的命令,对于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不在少数的男女信友的非法监禁的命令,都应加以赞成;并且对于长期阻止合法神长执行职权的非法处置,也应接受;对于反对圣教会至一至公,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谬论,也应附和;并对于唆使信友,神父违抗法定神长,离间教会团体,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都该照行。

 

爱国会的迫人方法

并且,以爱国爱民自居的爱国教会,为了加速传播上述的恶毒理论,为了更容易逼人接受,遂施行各种方法,甚至压迫威吓,亦在所不惜,一面在报章杂志上大肆宣传,一面连串地召集会议,用尽恐吓,诱惑,欺骗的方法,驱使一般不欲参加的人参加集会,如有人在集会中胆敢发言,辩护真理,则群起而攻之,加以反政府,反新社会的罪名。

 

此外,尚有所谓的学习,迫使学员吸取并接受骗人的学说。甚至司铎,修士,修女,修生,以及各界年龄的男女信友,都被迫参与,在这种学习会议中,整天整周,甚至整月不息,继续听讲,继续讨论,终至使人理智麻木,意志失调,乃至为一种心理力所压制,被迫声明信服。此种声明,既已失去了思索的自由,何具人性价值之有!更不必提说那些千方百计恐吓人心的方法:私下的欺骗,公开的恐吓,被迫的“悔过书”,“思想改造所”,“公审”等等,甚至连年老可敬的主教,也被污蔑地拉到“公审”的场所里去。


对于这种蹂躏天主子女的神圣自由和侵害人性根本权利的暴政,全球天主教的同道兄弟,以及全球的正直人士,不能不同我们一齐,同声呼吁,抗议这种损害世人良心的举动。

 

公教人士爱国之道

这些罪恶既是借爱国的美名所造成的,我们在此不得不再向人们唤起注意:爱国原是圣教会的一端道理,圣教会不断地教会每个信友,应诚心爱护自己的国家,并且劝导他们,在不违反本性和神律之下,应服从本国政府,并勉励他们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圣教会而且也不怕烦劳,不断地向教会的子女反复讲明救主所立的金科玉律:”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恺撒的,应归还恺撒“(五)这条金科玉律,明明定断了在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

 

但是我们在此应当强调一点:就是既然公教人士应按良心的义务,向恺撒——政府满全一切应尽的责任,恺撒——政府却不能因此在不属于自己的权限,而在属于天主的权限的事务上,要求国民的服从。尤其在政府劫夺天主至上的权威时,在强迫信友违背自己的责任时,在迫胁信友与统一的教会和合法的神长脱离时,政府绝不能向信友要求服从。在上述情形下,公教人士,唯有毅然不屈,应如圣伯多禄以及别位宗徒们答复第一批迫害教会的人说:”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六)

 

人类和平的真意义

 霸占爱国美名为己有的爱国会人员,为了推行拓展自己的任务,往往放言侈谈和平,敦劝公教人士以尽力保卫和平为己任。这种言词,外表看来,言之有理,持之有故,似无可非议之处,因为世上哪有比为和平奔走的人更受人钦佩呢?然而,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妳们知道很清楚,所谓的和平,并非只是空谈,不是形式,更不是投机而杂造的和平烟雾,口谈和平,身行斗计,不但不合与真正的和平意义,反令人彼此相怨,彼此相恨,彼此成仇。而真正的和平,是应建筑在号称”和平之王“,(七)所训的正义和爱德之上的,圣教会所虔心祝祷建成的真正和平,乃是稳固的、平等的、有秩序的,使全球人民、家庭与民族,在保障私人权利,尤其在尊重至高上主威权之下,藉借互相友爱、互相合作的联系,团结一致。

 

圣座尊重国人希望

圣教会在一心期待这种民族间的和平共存之下,常祝愿每个民族,都能取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圣教会自来对妳们本国的国运,绝没有怀有不友好的态度,前任教宗已经祝福妳们本国说:”中华国民应有之希望及权利,皆得(列强)完全认可。夫以中华人口之众,超越世界任何民族之上,文化最古,且曾有伟大光荣之历史,只要追求正道与仁义,则来日发展,诚未可量也“(八)。

 

任意圈限教宗权利

可是,按照电台广播的消息,根据报章登载的言论,有人——可惜!甚至连圣职人员中,也竟有怀疑或指责圣座对于妳们祖国怀有恶意。

这般人士既敢对圣座怀有冤枉与污蔑的信念,遂又敢大胆任意圈限教会最高导师的权限,主张凡是关于社会经济问题,公教人士可以对圣座所颁发的训示与所定的原则置之不顾。这种主张,荒谬邪曲,任人一看便知。



在几年前,我们曾向多位主教神昆讲过:”圣教会的权利,绝不像一般人士所想象的,只是限于纯粹圣教事务之内。圣教会的权利,乃是伸展到自然律全部范围之内。凡是自然律训诲,自然律解释,自然律执行,只要和伦理发生关系,视为伦理的基础,皆隶属圣教会的权利。因为按照天主上智的措置,遵守自然律,乃是人趋向超行之道。在这条道上,圣教会则是使人趋向超性的向导与警卫“(九)。这端道理,我们先任教宗圣庇护六世,在一九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所颁发的”一项特别“通谕里,也曾说过:”公教信友的一切行动,在伦理方面是善是恶,即对于自然律和神律是向是背,完全应听圣教会的裁判,完全属于圣教会的统治“(十)。

 

上面所提到的那般人士,既然任意圈限了圣座的权利,并标为主张,遂一方面在口头上再三声明,愿意在他们所谓的信仰事务和当守的教规上,服从教宗;而另一方面却狂妄放肆,竟敢拒绝圣座明白确定的指示和训令,声言圣座所发出的指示和训令,暗中含有政治目的,似乎在幕后要危害他们的国家。

 

自造选圣主教权利

 

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及一项严重的事件,即裂教的先兆。这项事件,使我们作万民之父,作信友总牧的心肠,遭受了极深的痛苦,有不可言宣的悲哀。有般自称爱国的激烈份子,近月来,尽力大肆宣传一种自造的权利,声言教友有自动选举主教的权利。他们自称这种选举为目前刻不容缓之举,因为应急于设法照顾信友之精神生活,并应早日将教区交付政府所同意的人去治理。这般政府同意的人士。无疑地,即是那些不拒绝共产主义的旨意与政策的人士。

并且,据我们所知道的,已经举行了几次这种非法的选举;而且更有甚者,竟敢违抗圣座所发给当事人的严明训令,公然给一些神职人员授予主教职品。

 

圣教会的真正统制

 

面对这种破坏教会纪律和教会统一的大恶,我们感觉责无旁贷,只有再加劝告众人,这种主张与我主耶稣基督所立的教会的根本,即教会的教理和原则,正相抵触。

 

圣教法典上,律有明文:为评断一个圣职人员是否有适合主教职位的资格,完全属于圣座(第三百三十一条第三款)(十一);又规定主教应由罗马教宗自由选任(第三百二十九条第二款。)(十二)就在某时某地选任主教,可以有别的私人或团体参加,为使这种方式合法,都由圣座因着特别情形,在指定的条件下,以明文将这等特权,授予某人或某团体。由此可见,凡未经圣座选任或批准的主教,或而违抗圣座明令而选任和祝圣的主教。不能有任何治理教会和训导教会的权利;因为主教权利的来源,必定要经过罗马教宗。我们在“妙身”通谕中曾经这样训告说。“圣教司牧......在各自所有的指定羊群用基督的名义养育统治。然而司牧并不是人人独立,因为他们应当按法定方式服属教宗。司牧虽具有统治权,教宗所有者,直接来自耶稣定的神律;主教所有者,也来自同一神律,然应由继圣伯多禄位的教宗赋与。因此,不单是普通教友,即全球主教,也应当常常服从教宗,听从命令,团结一致”(一四)。

 

假定这辈圣职人员所受祝圣主教典礼为有效,他们日后所行的神品权,虽然有效,但都为违法渎圣的罪行,我们神圣导师耶稣昔日所说的话,今日恰好作这辈人士的训责:“谁不由门进入羊栈,而由别处爬进去,那人便是贼,是强盗”(一五)。羊只认得自己真牧童的呼声,“至于陌生人他们决不跟随反而逃避他,因为他们不认得陌生人的声音。”(一六)。

 

我们不是不知道,这辈违命的人士,为辩护自己篡夺职位合情合理,能援用古时的成例。但是大家都知道,假使在每事上,人人可以任意援用已经失效的成例——因为圣座已另有规定——圣教会的纪律将何在?而且援用失效的成例以作辩护,更足以证明他们有心故意逃避现行的法律,不愿遵守应守的法规。圣教会的现行法律,不仅是实行于中国或新开教的地区,而是实行于全教会的;因为圣教会的现行法是由教会至高无上的权威,即我等主耶稣所授予圣伯多禄继任者的牧养,管理,和统治权所规定的。梵蒂冈公议会曾隆重地规定说:“根据圣经上显明的证据,按照历代教宗和迭次公议会的确定和明文的法令,我们重新声明佛罗棱斯公议会的议决案:”一切信友都应当信圣座和罗马教宗在全球上握有“首席职权”又当信教宗为宗徒之长圣伯多禄的继任人,为基督的真正代权,为全圣教会的元首,为一切信友的公父和导师。我等主耶稣曾藉伯多禄教授予他的继位人牧养,管理,和统治整个教会的全权“。......因此,我们再训告,并再声明,罗马教区,按照救世主的意旨,对于其余一切教区,具有”首席职权"的正权利。罗马教宗的统治权力,对于全教会为直接性的主教权利,凡是主教,神父,信友,不分礼仪派别,不分爵位高低,不分私人团体,都有服从教宗统治的义务。不仅在关系信仰和伦理道德的事务上,而且在一切有关全球教会的纪律和统治上,都应真心服从教宗,真正有圣统制的从属。这样,每人每区,与罗马教宗保持了一致的联系,一致的信仰,基督的教会乃成为唯一的羊栈,从属唯一的最高司牧。这项真理为圣教会所定的真理,谁若拒受,便要丧失信德,不得获救“(一七)。

 

从上述的理论里自然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除罗马教宗的正权利外,没有任何他种权利,可以撤免一位得有正式任命的主教;没有任何人,或任何神父,教友的会议,可以自称具有选任主教之权;在没有接奉宗座的任命之先,无论谁也不能合法祝圣主教(一八)。所以违命祝圣主教,乃是危害圣教统一的大恶,圣座曾规定了”弃绝“(开除教籍)的重罚。凡非法接受祝圣为主教,以及非法祝圣主教的主礼人,都在事成时,立时遭受“最特别保留于宗座之弃绝罚”(一九)。

 

照顾教友的假借口

 

最后,有关假冒爱国的爱国会人员为自己辩护所说的:事实如此,是为了教区的主教出缺,应急需有人照管人灵的理由,我们应说什么呢?


第一:为照顾信友精神利益,不能使用违反教律的方法。第二:所谓的教区主教出缺,并非彼等为护已所设想的真正出缺,而是有些教区,本区的合法主教,或是被驱逐,或是被禁锢,或是各方被阻,不能自由行使职权。此外,尚有一些教区,本区合法主教按照法规和圣座特殊颁发的指令,曾任命了合法的代理人;但这等代理人又被拘禁,驱逐,革职。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谁不痛心!热心教务教区的合法主教遭受迫害,反而竟有乘着合法主教的痛苦境遇,设立了假主教,以替代他们的职位;结果是颠覆了教会的圣统,反叛了罗马教宗的统治权。

 

甚至有些前进份子,竟胆敢将爱国会的人,按照原定的计划,所造成的这种可痛可悲的景况,加罪于圣座;但人人皆知,圣座既受阻与中国各教区安全地自由通讯,无法在有需要之际及至今,仍无法取得选任适当候选人的相当认识。其实,这种认识,无论是对妳们本国,或者是对任何民族,都是极其紧要的。

 

加以激励并予以祝福

 

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因着有人在妳们之中,传播谬论,因着有人在妳们之中,制造分裂,我们在上面已说明了我们心中的忧焦,希望妳们借着妳们公父的劝谕,蒙受光照,更形坚定因而能够保持不屈的精神,坚守完美的信德。仗此信德,我们万众一心,同获救恩。

 

情满于心,不尽欲言,我们可以掬情相告,我们和妳们同忧同苦,患难与共。妳们身心所受的物质和精神痛苦,日夜记在我们心头。我们特别怀念基督的义士们所受的痛苦,义士中还有些我们的主教神昆。我们将这些痛苦,联合全教会的祈祷和牺牲,亲手捧上祭坛,献于救主。

 

妳们应坚定,应倚望救主,“应将妳们的忧苦放在天主身上,他必照顾妳们”(二十)。他必垂顾妳们的愁苦忧虑,必悦纳妳们的痛苦,也必悦纳妳们的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信友们,目覩敌人摧残教会的惨剧,在暗中所流出的血泪。一天,借着中国在天之后圣母玛利亚的大能代祷,妳们本国再见太平的日子到来,妳们现在的苦泪,妳们现在的痛苦,以及古今的殉道圣人义血,将是那时教会兴盛的珍贵保证。

 

我们满怀希望,在天主的恩爱里,很亲切地颁赐妳们并妳们属下的信友宗座遐福,以祝望天上的恩惠,以保证我们特别的关怀。

 

 

 

教宗庇护第十二世

发自罗马圣伯多禄殿侧教宫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圣伯多禄节日

登教宗位第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