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苦神父用死亡的经验告诉你:死亡对一个基督徒的终极意义

苦神父用死亡的经验告诉你:死亡对一个基督徒的终极意义

作者:西伯利亚的沉思时间:2017-08-30 20:59:08浏览: 37次

20170827_191734_037.jpg

我们根本不知道即将面对什么样的惩罚。我们更不曾想到竟然会看到一些士兵拿着步枪站在我们面前五码之遥,正等待着射击命令。

起先,似乎是在做梦一般,我们没有人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突然我们发现我们是站在只等待着射击命令下达的枪管前面,我们内心感到一阵空前的震撼,一切似乎都停止了。我的胃做了一下呕,然后就麻木了,我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我确信我一定也忘了呼吸,我无法活动我身上的任何一块肌肉,我的内心一片空白。

实际上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中的问题是:主,这就是结局了吗?我知道我开始了忏悔的行动,但我记得当时的感觉,似乎身体的其它部份都不能了解我的喃喃低语。身体的其它部份只是注视在一个事实上,即顷刻之后,我就要目瞪口呆,毫无准备地站立在天主面前,在这突如其来的慌乱和恐惧中,我无法忏悔我的罪,我只是麻木不仁地呆立在那儿,甚至连我以前学过的,要在每天的每一个行动中信赖天主,这种简单的信仰行为现在也诱导不出来了,更遑论会预先想到最后要和祂面对面地相遇。

我仍然可以清楚记得我那一刻的情形。当第二次恐惧抓住我时,我知道我不能履行任何基督徒行为来救我自己,我虽吓得瘫痪了,但我尚清楚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帐幕拉开并站立于天主面前之前,我该做什么,事实上我当时只是机械地默念着一些毫无内涵和意义的忏悔词。

我不知那一刻持续多久。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夹杂着喊叫声一群官员冲出,阻止了我们的处决。当那一刻过去之后,我所知道的只是,我的心砰砰地跳,全身每一支神经和每一块肌肉郁在震动,双膝无力并不停地颤抖,稍后我才再次能比较清醒地去思索这一连串事情的脉络。当最后我们被带开时,我设法去了解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在坐监、审讯、劳工营生活的这些年中,死的念头已多次聚绕在我的脑海中。我曾经不只一次被告知要受处决,我也知道那些威胁并非开玩笑的。我亲眼看到我四周的人死于饥饿、疾病,有时甚至只是死于缺乏生存的意志。在我内心,我已一次又一次地面对了死亡,我在别人临终时帮助过他们,我曾生活于死亡的话题和现场中,我想过死,也反省过它,我曾对它一无所惧,有时候甚至还期盼着它呢,那么,为什么这一刻如此惊吓了我,使我如此彻底地失去了控制,使我完全不能发生作用,祈祷,甚至思想呢?是否就是这个「突然」、「惊讶」出卖了我?

每一个人,在他生命中的某时候,一定也经验过突如其来的惊吓,在这些时候,动物性的本能就会发挥作用。内心一片空白,只有肉体起反应:肌肉收缩,心跳加快,反胃,神经紧张。而当那一刻过去后,如果在肉体上没有遭受任何的伤害,整个人就会瘫软下来。这些是受到惊吓时,生理上所产生的反应,因此如果说肉体怕受伤害或怕死也就不足为奇了。

虽然我不能确定——除非我再有一次面临死亡的时刻,否则我将无法确知——但我怀疑当我站在砂坑的行刑队面前时,我的恐惧只是来自这种面对突然来的肉体危险所产生的动物性本能反应而已.

因为就死的概念本身并不会引起我的恐惧,在整个战争、坐监、劳工营期间,我都不在乎它。虽然死必在现世生命终结时降临一切人身上,但它并不因此是邪恶的。

如果基督信仰可以称得上是福音的话,那是因为:死并不恐怖,也不神秘,基督在加尔瓦略山的死亡本身并非救恩的中心行动,而是它的死而复活。

宗徒大事录中的那些简短的证道词就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天主从死者中举扬了基督,祂复活了,我们就是这事的见证人。

这不是基督徒的神话,这是事实,它的证明就是复活。

基督来到世上,取得了人性的肉躯,人类期盼祂的来临,期盼祂来征服死亡,最后祂来了。从那时起,祂克服了死亡的福音就在各地被宣讲,同时也使那些相信的人生活于平安和喜乐中。

在这个共党社会中,死是很忌讳的一个主题。在无神唯物论的意识形态中,死亡对一个人来说,显然是一切的结束。死亡不仅意味了此生的结束,而且也是一切存在的结束。

死有什么可怕?它意味了我们此生考验期的结束,它是归乡,是回家,回到起初创造我们的天主父那里。它不是生命的终点,复活的事实证明它千真万确。

死亡在我们的信仰中并不是一个悲剧,而是从此生进入来生的一个必经的过程。

那些不信的、没有希望的人,那些对基督和复活没有坚强信心,或那些因为他们在现世生命考验期中的所做所为而不敢面对天主的人总会怕死。人当然很合理地会担心他们的身后事,基督徒也总是祈求天主能救拔他们免于猝死。但死本身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它是回家,是浪子的回头,回到他慈爱父亲的怀里。

当我们想到或提到它时,并不是把它视为一切的终点,而是将它视为我们此生考验的结束。因着我们的信仰,我们每天可以期盼它,并且甚至是热望它。我们应该学习渴望它,准备我们自己,当我们蒙召返回天乡去继承我们天国的产业时,能在喜乐和平安中兴高采烈地去拥抱它。这是我们的信仰,这是死亡对基督徒—一个相信基督,相信应许的征服罪恶、死亡的救主的人——的终极意义。